<code id="l0cu3"><ol id="l0cu3"></ol></code>

      <acronym id="l0cu3"><strong id="l0cu3"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<table id="l0cu3"></table>
      <tr id="l0cu3"><label id="l0cu3"></label></tr>

    1. 案例 | 競業(yè)限制補償的仲裁時(shí)效如何認定?

  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0-02-24閱讀次數: 次

      來(lái)源|中國勞動(dòng)人事?tīng)幾h調解仲裁

      本文1019字,閱讀完大約需要3分鐘。

       

      問(wèn):本案中,劉某申請仲裁要求支付競業(yè)限制補償是否超過(guò)時(shí)效限制?

       

      答:仲裁委裁決,A公司向劉某支付競業(yè)限制補償金。

       

      基本案情

       

      201388日,A公司與劉某就工作崗位、工資、競業(yè)限制等事項簽訂了為期5年的勞動(dòng)合同,A公司聘任劉某為其公司下屬單位氰化廠(chǎng)的廠(chǎng)長(cháng)。該勞動(dòng)合同約定,劉某在合同終止后一年內,不得從事與A公司存在競爭的業(yè)務(wù),也不得加入當地任何與公司從事競爭業(yè)務(wù)的企業(yè)。

       

      2014618日,劉某離開(kāi)A公司。2016128日,劉某申請仲裁,以自己已履行了競業(yè)限制義務(wù)為由,要求A公司支付競業(yè)限制補償。A公司認為,《勞動(dòng)爭議調解仲裁法》第二十七條規定,勞動(dòng)爭議申請仲裁的時(shí)效為一年。本案中,劉某自2014618日離開(kāi)A公司,其申請仲裁的時(shí)效終止日期應為2015617日,劉某實(shí)際申請仲裁時(shí)間為20161月,明顯已超一年時(shí)效的限制。

        

      爭議焦點(diǎn)

       

      本案中,劉某申請仲裁要求支付競業(yè)限制補償是否超過(guò)時(shí)效限制?

       

      處理結果

       

      仲裁委裁決,A公司向劉某支付競業(yè)限制補償金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案件評析

       

      法條

      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(dòng)合同法》第二十四條規定:競業(yè)限制的人員限于用人單位的高級管理人員、高級技術(shù)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(wù)的人員。競業(yè)限制的范圍、地域、期限由用人單位與勞動(dòng)者約定,競業(yè)限制的約定不得違反法律、法規的規定。在解除或者終止勞動(dòng)合同后,前款規定的人員到與本單位生產(chǎn)或者經(jīng)營(yíng)同類(lèi)產(chǎn)品、從事同類(lèi)業(yè)務(wù)的有競爭關(guān)系的其他用人單位,或者自己開(kāi)業(yè)生產(chǎn)或者經(jīng)營(yíng)同類(lèi)產(chǎn)品、從事同類(lèi)業(yè)務(wù)的競業(yè)限制期限,不得超過(guò)二年。

       

      本案中,競業(yè)限制期限和內容都符合法律的要求。但雙方未約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(dòng)合同后給予勞動(dòng)者經(jīng)濟補償。

       

      法條

      《關(guān)于審理勞動(dòng)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(wèn)題的解釋?zhuān)ㄋ模罚ǚㄡ尅?/span>20134號)第六條規定:當事人在勞動(dòng)合同或者保密協(xié)議中約定了競業(yè)限制,但未約定解除或者終止勞動(dòng)合同后給予勞動(dòng)者經(jīng)濟補償,勞動(dòng)者履行了競業(yè)限制義務(wù),要求用人單位按照勞動(dòng)者在勞動(dòng)合同解除或者終止前十二個(gè)月平均工資的30%按月支付經(jīng)濟補償的,人民法院應予支持。

       

      劉某于2014618日離開(kāi)A公司,并在一年的競業(yè)限制期限內履行了競業(yè)限制義務(wù),故該公司應從20147月起按月支付劉某競業(yè)限制補償金至20156月。但這一年內公司始終未按時(shí)足額支付經(jīng)濟補償,這一違法行為應視為連續的。這一違法行為終止之日,也就是仲裁時(shí)效起算之時(shí)。

       

      因此,劉某與A公司競業(yè)限制補償爭議的時(shí)效,應自20156月開(kāi)始計算。劉某20161月申請仲裁,要求A公司支付競業(yè)限制補償,沒(méi)有超過(guò)仲裁時(shí)效。

       

      | 王瑞峰

      作者單位  |  河南省靈寶市仲裁院

      編輯 | 劉俊良

      Top
      88国产精品视频一区二区三区,成·人免费午夜视频,精品国产91久久久久久久a,亚洲天堂免费在线
      <code id="l0cu3"><ol id="l0cu3"></ol></code>

        <acronym id="l0cu3"><strong id="l0cu3"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  <table id="l0cu3"></table>
        <tr id="l0cu3"><label id="l0cu3"></label></tr>